1991年12月7日,在白俄罗斯一个叫“维斯库利”的偏僻小村庄里,汇聚了苏联三大加盟共和国的领导人,他们分别是俄罗斯领导人叶利钦,乌克兰领导人克拉夫丘克,白俄罗斯领导人舒什科维奇。

很多人都奇怪,身份如此特殊的三个人,为什么会齐聚在这样一个偏僻的小村庄?他们究竟在密谋着什么?

除了作为东道主的白俄罗斯外,率先到达这里的是乌克兰的领导人克拉夫丘克,在他抵达后,白俄罗斯领导人舒什科维奇安排他到丛林中打猎,一直到傍晚的时候,才带着狩猎到的几头小野猪回到别墅,此时对外宣称对白俄罗斯进行工作访问的叶利钦也已经到达。

在吃过丰盛的晚餐后,叶利钦、克拉夫丘克与舒什科维奇坐在一起,开始喋喋不休地商谈了起来,却没有丝毫进展。

商谈一直进行到午夜,三个人作出了一个让世人感到震惊的决定,那就是解体苏联!

在解体苏联这个问题上,他们是一致的,但是在讨论如何分家时,叶利钦与克拉夫丘克发生了一点争执,白俄罗斯领导人舒什科维奇提出解体后的苏联,新名称为“独立国家联盟”,此提法得到了叶利钦的同意。

但是克拉夫丘克对“联盟”这个字眼表现得极其敏感,坚决不同意使用这个称谓,他的想法是,既然已经分家了,就不能再建立什么联盟了。

直到有人提出“联合体”这个词来代替“联盟”时,克拉夫丘克才不表示反对,在作出这个决定后,三国领导人立即让身边的法律专家起草《独联体章程》。

尽管由于乌克兰代表团成员不愿意夜里加班,而把工作都抛给了俄罗斯和白俄罗斯两国的专家身上,法律专家们还是在一夜的时间里完成了章程。

12月8日早晨,叶利钦、克拉夫丘克、舒什科维奇三人代表各自国家签署了这份文件,这份协议在历史上被称为“别洛维日协议”,标志着苏联作为国际法主体在这个世界上从此消失。

实际上,在8·19事件后,戈尔巴乔夫多次邀请乌克兰领导人克拉夫丘克到莫斯科来商讨关于苏联前途的问题,然而都被克拉夫丘克拒绝了,很明显,乌克兰已经铁了心要脱离苏联。

在叶利钦访问白俄罗斯出发之前,戈尔巴乔夫还请叶利钦利用这次机会说服克拉夫丘克不要执意脱离苏联。

根据叶利钦后来的说法,他的确把戈尔巴乔夫的这个意思转达给了克拉夫丘克,但是克拉夫丘克的态度十分坚定,他表示,在乌克兰刚刚结束的全民公决中90%的乌克兰支持独立,因此没有必要再商讨这个问题。

此时远在莫斯科等待消息的戈尔巴乔夫对叶利钦与克拉夫丘克等人的密谋并不知情,但是他也预感到不好,但是也没有想到,他们会用一夜的时间就把肢解苏联的协议完成并签署了。

在《别洛维日协定》签署后,叶利钦并没有第一时间把消息传达给戈尔巴乔夫,反而是通报给了美国总统布什,还是作为这次聚会的东道主舒什科维奇给戈尔巴乔夫打了一通电话,通知他所领导的国家作为国际法主体已经不复存在了。

直到此时,戈尔巴乔夫才意识到自己已经丧失了控制时局的最后能力,也不得不承认苏联解体的事实,并与叶利钦商讨了自己退休后的待遇问题,甚至包括了住所,使用汽车及秘书等具体细节。

虽然苏联在与美国长年累月的军备竞赛争霸中衰落了,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苏联的体量依然是让人无法小窥的,这样一个庞然大物,怎么去分?自然会成为一个问题。

经过叶利钦与克拉夫丘克等领导人商量后,最终商量出一个简单粗暴的分家方式,那就是所有资产、装备等东西,在哪个加盟国就归属哪个加盟国。

这无疑是对乌克兰最有利的分家方案,在苏联所有的加盟国中,乌克兰自身的条件本来就好。

从资源方面来说,乌克兰拥有世界上四分之三的黑土地,肥沃的土地使得乌克兰能够生产出大量的粮食,在粮食出口方面更是全世界第三大粮食出口国,乌克兰也因此被称为“欧洲粮仓”。

在矿产资源上,更是拥有煤、铁、锰、镍、钛、汞、石墨、耐火土、石材等资源,仅顿巴斯煤矿,已经探明的储量是1090亿吨,这样的煤矿在世界上都不多见。

正因为如此,苏联在乌克兰地区建立了大量工业设施,光是大型核电站就有四座。

在苏联时期,乌克兰无论在粮食资源上还是矿产资源上,都要分给其他的加盟国,在苏联解体,乌克兰独立后,不但所有的工业设施分给了乌克兰,而乌克兰再也不用把大量的资源分给其他加盟国。

据相关数据统计,乌克兰分到苏联的空军包括2000架各式先进战机,350艘各式舰艇,6500辆装甲坦克,甚至还包括上千颗核弹头。

最让人羡慕的是,乌克兰继承了苏联大约35%的军工产能,能够制造很多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军工。

独立的乌克兰在当时一度被认为是世界第三军事强国,这一切都让乌克兰人感到兴奋不已,似乎一个属于乌克兰的时代正在到来。

在这次分家中,乌克兰领导人克拉夫丘克自然居功至伟,也因此成为乌克兰首任总统。

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分到如此多优质资源,并甩掉了所有“包袱”的乌克兰并没有从此走上大国的征途,反而一路下滑,被人讥讽为:一手好牌打得稀巴烂。

在苏联解体后,当年亲自签订“别洛维日协议”的三位苏联加盟国领导人都表现出一定的悔恨。

比如原白俄罗斯领导人舒什科维奇就后悔说:“现在宁愿切断自己的手臂,也不会在别洛维日协议上签字。”

曾担任俄罗斯国务秘书,并亲自参与别洛维日协议的布尔布利斯尽管坚持认为,当时的行为是为了防止内战的全面爆发,然而最终也不得不承认,自己与叶利钦作为俄罗斯的领导人“确实没有足够的智慧”来给各成员国一个可以参考的发展战略。

在2005年,乌克兰的首任总统克拉夫丘克在面对俄罗斯《共青团真理报》记者的提问:时隔14年之后,您今天是否还会同意签署别洛维日协议?

克拉夫丘克回答说:“后悔签署苏联解体的协议……我会说服叶利钦和舒什科维奇,按照欧盟的模式来组建独立国家联合体,我没有想到国家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我们几个相互为邻上千年的国家,不能按缺乏理性的行政决策来相处。”

那么,乌克兰究竟是如何一步步走向深渊,最终让克拉夫丘克后悔签订肢解苏联的协议呢?

克拉夫丘克1934年1月出生于乌克兰西部罗夫诺州一个叫日厄汀的小乡村,他的父亲参加苏联红军,牺牲在了苏德战场上,克拉夫丘克也因此生活在贫困环境中。

贫困并没有摧毁克拉夫丘克的意志,反而激起他的斗志,通过努力学习,他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基辅大学,在毕业后担任切尔诺维茨财经学校政治经济学教师,那时候的他刚刚24岁,意气风发,想要做一番大事。

除了在校上课,克拉夫丘克还在杂志上发表一些文章,内容大多是政治评论,在他获得莫斯科社会科学院的经济学博士学位后,克拉夫丘克的一些文章引起了苏联高层的注意,将其调到乌克兰的宣传系统内,由于善于演讲,各方面干得十分出色,很快被提拔为乌克兰的宣传部长,到1989年被进一步提拔为乌克兰第二书记。

可以说是一手将克拉夫丘克提拔起来,然而他最终却选择与分道扬镳。

在1990年7月23日,克拉夫丘克担任乌克兰最高苏维埃主席后,有人便评价克拉夫丘克说:“他是位国人皆知的乌克兰人,他是乌克兰民族复兴以及民族自决的支柱。”

两个月后,克拉夫丘克辞去了第二书记的职务,此后便开口谋求乌克兰取得国家地位权力,以从苏联中独立出来。

这是可以理解的,毕竟乌克兰有得天独厚的条件,而苏联在戈尔巴乔夫改革失败后,处境日趋变得困难起来,面包都吃不饱了,各加盟国自然离心离德,其中不少加盟国已经宣布独立。

于是就有了文章开篇,克拉夫丘克与叶利钦及舒什科维奇等三个加盟国的领导人汇聚在一起,最终密谋肢解了苏联。

然而谁也想不到的是,在乌克兰独立后,克拉夫丘克会毫不犹豫地倒向西方,要知道克拉夫丘克能够在政坛扶摇直上,完全是因为他发表的政治评论都是倾向于,他本身又是一个宣传系统的人。

当时克拉夫丘克在美国对东欧进行的意识形态输入感染后,也认为苏联的体制不如资本主义,一度认为,只要乌克兰照搬照抄西方的资本主义,便可以像西方一样成为发达国家。

为了倒向西方,克拉夫丘克开始盲目照搬别国经验,在乌克兰境内推行“休克疗法”,以为短期的阵痛后,乌克兰就能够发达起来。

事实上,这种“休克疗法”在乌克兰并不具备实行的客观条件,当时乌克兰的市场经济体制并未建立起来,大量的寡头迅速抢占国有资产,使得通货膨胀严重,乌克兰百姓手上的钱开始迅速贬值,生活水平直线下降,不要说成为发达国家,连吃饱饭都不成问题。

在这样的情况下,克拉夫丘克陷入到困局当中,为了走出困境,不得不向其他国家借贷以渡过危机。

克拉夫丘克第一个想到的就是美国,在苏联解体前,美国曾通过各种侧面途径向东欧各国投来橄榄枝,大概意思就是,只要你们从苏联独立出来,欧美国家就会给你们各种扶持。

在乌克兰陷入困境当中时,克拉夫丘克于1992年5月6日到美国进行访问,实际上是向美国寻求经济上的援助。

克拉夫丘克在评价自己跟老布什的会晤时说道,“我们感觉到,美国很重视乌克兰在当今世界上的地理位置、地缘政治地位和战略地位。”

当时的美国总统老布什与克拉夫丘克进行了面谈后,双方“一致认为美国和乌克兰不应该成为朋友,而且应该成为伙伴。美国应将支持民主的乌克兰。”

经过商谈后,美国总统老布什最终决定给予乌克兰最惠国待遇,向乌克兰提供1.1亿美元的农业贷款及一些技术上的援助。

虽然1.1亿美元在当时是一笔不小的资金,但是想要将乌克兰从危局中拉出,则连杯水车薪都算不上。

然而即使是这点援助,老布什也表示不是白给的,毕竟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老布什告诉克拉夫丘克,乌克兰想要拿到这笔贷款,需要跟美国签订一份协定,作为美苏《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的附件,要乌克兰承诺在七年内消除所有核武器,进入21世纪时,成为一个无核国家。

乌克兰虽然在经济上暂时陷入到困难当中,但是谁也不敢小窥乌克兰的军事实力,但是以核武器方面来说,拥有上前核弹头的乌克兰就是仅次于美国与俄罗斯的第三号核大国。

在拥有了核武器后,不管是哪个国家都不敢小窥你,但是老布什的意思是,苏联都解体了,乌克兰已经成为资本主义国家,双方不存在意识形态上的冲突,你搞那么多核武器干什么?每年光是保养这些核武器都要花费一笔不小的开销。

正在克拉夫丘克犹豫不决的时候,俄罗斯方面也表示愿意为乌克兰提供一些经济上的援助,并承诺提供核保护。

美俄双方这样的态度让克拉夫丘克非常感动,认为有了美俄两国的帮助,乌克兰一定能够渡过难关,并走上巅峰,因此同意了彻底拆除乌克兰所有的核武器。

后来克拉夫丘克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我们有核武器,却没有控制、测试和再生产的体系,这就像一只猴子拿着手榴弹一样没有任何价值。”

当然,克拉夫丘克的话并没有获得乌克兰人的认可,在杯水车薪的经济援助下,乌克兰不但没有走出困境,经济继续下滑,大家对克拉夫丘克变得失望起来。

后来,人们都嘲笑乌克兰是被美俄忽悠地失去了核武器,克拉夫丘克的政治声望也越来越低,为了避免国家崩溃,颇有自知之明的克拉夫丘克与议会商定,缩短总统任期,并在此进行选举。

1994年6月,乌克兰组织了新一轮大选,毫不意外,克拉夫丘克被乌克兰人以民主的方式投票下台,就这样,克拉夫丘克结束了自己的政治生命。

应该说,克拉夫丘克作为推动乌克兰成为独立的国家,并让乌克兰继承了巨额的苏联遗产,然而他没有想到的是,脱离苏联庇护的乌克兰,在西方国家的围剿面前,更加不堪一击。

尤其是当克拉夫丘克实施“休克疗法”的经济改革后,更是让乌克兰埋入深渊而无法自拔,在一心倒向西方的同时,又引起俄罗斯的不满,致使曾经的兄弟之国,逐渐反目成仇。

在乌克兰日益衰落的同时,克拉夫丘克方才悔恨不已地表示,“我没有想到国家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

可以说,苏联解体后,各加盟国并没有获得预想的发展成果,反而因为一盘散沙遭到西方国家的清算,最终受制于人。

在苏联解体后,白俄罗斯的第一任总统卢卡申科曾经说过,应该把那三位亲手扼杀苏联的人送进监狱。

最近几年,俄罗斯政府决定恢复苏联国歌《牢不可破的联盟》的旋律作为国歌,普京也下令重新恢复“斯大林格勒”,以及要将苏联时代的红五星作为俄军军旗团和军徽图案的这一系列行为中,我们都可以看到,当苏联解体后,各国根本无法与鼎盛时期的苏联相比,因此怀念起了苏联时期的强大的综合国力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