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选落下帷幕,除了特朗普惜败、拜登竞选成功外,当下最引人注目的莫非少数裔出身的卡玛拉·哈里斯——有着近乎“完美”履历和多个冠名“第一”的女性副总统。

在当下美国反种族歧视的热潮和新冠疫情的肆虐下,哈里斯的当任为稳定美国政治以及平衡拜登以高龄成功竞选总统后带来的不稳定起到了重要作用。

大选已然结束,拜登成为美国新一任总统已板上钉钉,哈里斯也成功竞选成为副总统。

“哈里斯是一个社会主义者,拜登他的状态已经很不好了,他已经被说服了,我也觉得他是一个社会主义者。她是最糟糕的参议员了,她是参议员中最让人讨厌的那个人,她比任何人都糟糕,她不是那种讨人喜欢的类型,我认为人们很快就会不再喜欢她了。”

但事与愿违,哈里斯并非特朗普所预测的那样被人们所不喜,相反,哈里斯以胜利者的姿态登上了演讲台,台下的观众热情依旧高涨。

从侧面中我们可以看到哈里斯无与伦比的演讲能力和鼓舞人心的力量,让人们能感觉到哈里斯能当选上副总统的实力。

但也不禁令人好奇,哈里斯为何有竞选成为副总统的潜力?拜登凭什么要选择提携她?她当选上台后究竟能给美国带来多大的影响?

当我们重看哈里斯的履历,不难发现,她几乎就是一个“完美”政客成长的典型。

而哈里斯的外祖父是一名印度政府官员,从政经验丰富,更值得一提的是,外祖父一家属于印度的婆罗门阶级,站在了社会的上层。

尽管父母在她七岁时离婚,但家庭对她的精心教育一直伴随着她的成长,外祖父在政治上的熏陶,以及即使属于婆罗门阶级但从不歧视与压迫其他阶级人民的观念影响,哈里斯在这样的环境里逐渐形成自己的价值观和人生观。

她高中毕业后回到美国,就读于霍华德大学,攻读经济学和政治科学,随后在加州大学拿下法学博士学位,次年更通过了律师资格考试,成为了一名律师。

原生家庭的影响像是一块培养哈里斯成才的基土,她顺利考上名校并拿到多个学位,家庭的影响起到了基础的作用。

而且后来哈里斯以少数裔的身份去搭建一块政治生涯的基石时,离不开她对种族歧视的正确看法,而这一正确看法也同样受到外祖父一家的影响。

千年的种姓制度在印度根深蒂固,每一阶层都有着冷酷森严的界线,即使到了现代,种姓制度的阴霾仍挥之不去,而作为最高一级的婆罗门却表示人人平等,无疑是一个进步思想。这一思想和有着多种族的美国有着相似之处,和反种族歧视有交叉、共鸣的融合,这也成为了哈里斯政治生涯中的一大利器。

哈里斯的政治生涯中不乏高光时刻,她是加州第一名女性和非裔兼亚裔总检察长、美国参议员第二位非裔女性参议员,也是第一位有色人种女性副总统。

“多数关注事实、有理性的人会承认,就如何执行法律而言,存在种族差异,有一套存在种族主义的制度,否认这一点对我们没有益处,让我们坦诚面对和应对。”哈里斯在接受美国有线电视网采访时说道,她指出美国拥有两套司法制度。

美国从建国伊始,种族歧视问题的沟壑不断拓深,从美国南北战争到今年的非裔男子佛罗伊德暴力执法后死亡,反种族歧视的浪潮在美国愈演愈烈,许许多多的人前赴后继地为少数裔争取权利。

如在今年新冠疫情期间爆发的大规模,无数人为被白人警察”跪死的“黑人佛洛伊德伸张正义,人们的愤怒达到了沸点。而正值今年的美国总统大选期间,该问题不容忽视,且民调也显而易见地与此挂钩。

面对这样一个巨大的社会问题,哈里斯有着政治正确,她并不回避自身亚裔和非裔的身份,明确表示支持反种族歧视。

在这种形势之下,本就支持反种族歧视的哈里斯无疑处在了竞选副总统的上风,因为她与民众的意愿相符合。

哈里斯有着左右逢源的政治主张,她就如同一瓶“万金油”,有着圆滑多变的政治立场。哈里斯属于,有着“自由主义“的思想倾向。

美国选举历来都由两党控制,即”驴象之争“,新任总统拜登就出自”驴子“。哈里斯能得到提名,成为拜登副手,员的身份起到一定作用,而且哈里斯具有”自由主义“思想,能与新的总统团队达成一致。

自由主义理论认为如今美国的急迫问题是由于放任的资本主义经济所导致的,如贫富悬殊,种族歧视和妇女权利得不到保障等等,而解决这些问题必须依靠政府权力来作为解决问题的重要手段。

而哈里斯所提出的某些政策就体现了自由主义的倾向,如”全民基本收入计划“,希望未来十年增加5.5亿美元支出用于全民福利;她还支持推行全民医保,期望保障底层的生命健康权。尚且不论这些政策是否符合整个美国的社会状况,但至少是符合当前政治的需要。

但哈里斯在经济领域上却倾向于保守,她不会像桑德斯或华伦那样对华尔街等进行强烈的对抗,这给华尔街松了一口气。

如此下来,在政治和经济领域上,哈里斯都是成为副总统的稳重和完美人选,无论她以后能否对解决美国的急切问题,至少在当下,她就是最合适的。

哈里斯还拥有着出色的演讲能力。作为民主制度滥觞的雅典时期,一个公民的演讲辩论能力是参政的一块基石,那么在民主制度下的美国,这项能力仍不可或缺。

在佛罗里达州举行早期投票集会时下起了瓢泼大雨,但哈里斯以机智的应变能力,顺势伴着音乐、撑着伞跳起了舞,不仅化解了尴尬更起到了鼓励民众投票的积极作用。

她开场提到了父母的身份,引出了1960年的民权运动;随后自然而然地滑到了自己在法院时所做出的政绩,她当场表示自己反对、D品和跨国犯罪;还以奥巴马和拜登做对比,抨击了特朗普对疫情的防控不力。

她还提到了就业问题、以清洁能源革命来应对气候变化;更关注如今的性别对立和种族歧视。

从根深蒂固已久的问题到现今的危机,从上任总统的所作所为到如今新总统的对比,从民生权利到国际问题,哈里斯凭借强大的逻辑能力向选民展现了她的诚意和实力,以出色的口才引导着选民的思想,鼓舞着他们为拜登和她投下这一票。

对于今年选举总统的局势而言,风云诡谲,特朗普对疫情的防控不力,让许多美国人都讨厌他,而这就给拜登提供了能竞选成功美国总统的机会。

但这并不意味着美国民众就喜欢拜登,只是相对特朗普而言他没有那么讨厌罢了,毕竟他自身的丑闻也不少。那么在这时寻找一个可靠且能稳住民调的副手就显得十分重要了。

哈里斯的政治生涯无疑是接近“完美”的,如今她才56岁,相对于78岁的拜登而言,她依旧年轻富有活力,而且同为人,在政治主张上也有着一定的相似之处,在社会上还能得到少数裔人民的支持,在经济领域上对她当选副总统也不存在太大的阻力。

哈里斯究竟能给美国人民带来多大的社会权益,尚且未知,但现在她凭借“完美“的政治履历扮演着拜登强有力的政治支持者。

哈里斯当选美国副总统,我们应该如同表以祝贺,展现大国风度,但我们仍要坚守底线,不可忘记美国对我们的敌视。

哈里斯既然是美国政客,那么必然不可忽略的是她对中国的态度。既然是“完美”,那么哈里斯对华态度和美国总体态度是一致的,她认同特朗普政府的“中国采取不公平的产业政策和窃取美国知识产权”的调查结论,妄图干涉中国内政和破坏中国领土完整。

无论美国哪个领导人上台,选择合作共赢,我们便握手言和,选择继续敌视,我们也决不退让,捍卫权利。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